banner
战“疫”直击⑧:口罩机争夺战:一台50万涨到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战“疫”直击⑧:口罩机争夺战:一台50万涨到

发布时间 :2021-02-01 06:33

  若不是公司转产口罩,张艾不会知道,花两万块钱买的一万只医用口罩是“假的”。

  接下来的经历,张艾更没有料到:熔喷布从谈好的每吨36万元涨至40万元,口罩机也从每台55万元涨至如今的150-200万元。

  为给员工复工准备口罩,1月27日,浙江某纺织厂的张艾托经营药店的朋友帮忙购买口罩。

  “当时买口罩已经很难了。”自1月20日晚,钟南山接受采访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以肯定有人传人现象”后,口罩“难买”的程度与日俱增。

  张艾把口罩带到公司,和同事一起进行了检查。接了水,不漏水,看起来也挺厚,“我想这个是药店买的肯定是不错的。”

  熔喷布,口罩最核心的材料,以聚丙烯为主要原料,具有很好的过滤性、屏蔽性、绝热性和吸油性。

  据了解,一般医用口罩有三层,正反面都是医用普通无纺布,中间一层是熔喷无纺布,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层,可以起到隔绝细菌、飞沫的作用。

  张艾再次检查买到的口罩,将其剪开,发现虽然也是三层,但没有熔喷布那一层,“都是普通的无纺布。”口罩送检后,技术人员也如此表示。

  疫情之下,口罩不仅陷入“难买”境地,频频曝出的假冒伪劣口罩案也引发关注。

  为打击整治非法制售口罩等防护产品,2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安部、药监局等八部门联合发文,围绕线上和线下,针对各类企业和生产经营主体,严厉查处违法生产销售以及非法回收销售口罩等防护产品行为。

  3月1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介绍,全国共出动执法人员700万人次,检查经营者897.5万户次,查获8066万只问题口罩。

  判断口罩真假,专业检测机构必不可少。疫情期间,谱尼测试集团负责口罩检测的检验人员加班加点地赶工,其口罩检测实验室技术经理告诉记者,公司口罩检测业务量比以往多了三到五倍。送检口罩来源包括相关企业、电商平台和市场监管局抽检等。

  据介绍,一般的口罩涉及化学、物理和医学生物三个维度,共二十多项检测,医用口罩还包括皮肤致敏、皮肤刺激等毒理实验要求。这些检测关乎着口罩佩戴的安全性和舒适性。

  对于颗粒过滤效率和细菌过滤效率两项关键指标,前述技术经理称,检测过的口罩中最好的能达到99%以上,“最差的就不好说了,有些口罩根本没有过滤作用。”在近期超倍量的口罩检测中,不合格产品的占比明显比以往高。

  张艾告诉记者,她后来又陆续买了几次口罩,包括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医用口罩,“送检后发现几乎都不合格,有的过滤效率只有20%左右。”

  “很多不合格口罩就是在熔喷布上做文章。”这是张艾转产口罩后才知晓的事情。

  人民网记者统计发现,在中央企业电商联盟发起的“物资供需对接平台”上,3月11日晚,前100条“需方”信息里,提到熔喷布的有36家,提到口罩机的有21家,其余的需求还包括无纺布、耳带绳、鼻梁条等原材料。

  3月11日,“物资供需对接平台”上,提到熔喷布的有36家,提到口罩机的有21家。

  需求影响价格。记者联系河南、浙江、广东等地口罩生产企业了解到,原本价格每吨1万至4万的熔喷布,如今已涨价10倍左右,有些中间商甚至开价43万元一吨。

  工厂决定转产医用口罩后,除了对厂房进行翻新等,进购熔喷布和口罩机成为重中之重。

  最初采购熔喷布时,张艾跟对方谈好了买10吨、每吨36万元。到对方工厂取货时,一大批口罩生产商在等货,“对方现场提价,要40万。”而说好了的10吨货,到手也只有1吨。

  甚至还会遇到在卖家工厂门口被抢货的情况。不管多晚,张艾都会派人到卖家工厂把货接回来,“就怕交货的时候出问题。”

  半个月前,他以每吨4万元的价格从郑州市订购了3吨熔喷布,对方要求全款支付,且不签合同。

  “涨到了30多万一吨。没签合同,我们也没办法,那12万块钱他巴不得退给我。”

  购买前两台机器时,张艾与厂家约定好交货时间,到了前一天,对方称,被别人抢走了。而口罩机的价格也从一台55万元涨到了如今的150-200万,“他宁可赔偿几万块钱违约金,再把机器卖给那些(出价更高的)人。”

  后续寻找口罩机的过程中,张艾和同事经历了各种“骗子”。有的要求先把定金打过去,转口说机器卖掉了,又把定金退了;有的说手上有现货,当提出要去工厂看一看时,对方却没了消息;还有的口罩机根本不合格,买回来修了三四天。

  停产半个多月的陈建一打算尽快复产,做普通的防尘口罩,因为不需要用到熔喷布。

  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上,记者看到,该局于3月5日派出检查组,联合公安部门,对扰乱熔喷布市场价格秩序的违法行为开展专项检查,并于10日公布了第九批目前已查处的哄抬熔喷布价格典型案件。

  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3月4日发布《关于严禁炒作口罩机市场价格的通告》。通告提出,将加强口罩机市场价格监管,严厉打击口罩机价格炒作行为,保障市场价格稳定。

  为缓解口罩和熔喷布产能,“国家队”出手,一边建熔喷布生产线,一边研产口罩,双管齐下。

  中国石化分别在燕山石化和仪征化纤紧急投资建设共计16条熔喷布生产线日,燕山石化第一批熔喷布出厂。

  中国石油安排兰州石化和辽阳石化各建2条熔喷布生产线。辽阳石化熔喷无纺布生产项目的土建施工已全面展开,力争在4月份建成并形成1000吨/年产能。

  中国化工则研制生产出新材料防护口罩,经检测,关键指标过滤效率达到99.2%。

  “目前来看,我们的原材料价格与熔喷布相当,考虑到可重复使用,如果全部投放市场,将对稳定口罩原材料市场价格起到积极的作用。”中国化工集团昊华科技总经理接受采访时表示。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召开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调度推进视频会议,调度各地2021年春节前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从调度情况看,专项行动以来,各地区普遍高度重视,高位推动、行动迅速、措施有力、效果明显。…

  12月31日,时间走到了2020年最后一天。回望2020年的中国故事版,大量笔墨凝聚成一个主题——“致敬英雄”。 他们是抗疫英雄,是抗洪英雄,是抗美援朝英雄,是扶贫英雄……他们的故事让我们泪目,他们的精神激励着我们奋进。 年终岁末,让我们重温他们的名字,回忆他们的故事。…